安全生產-陝西今晚必开四不像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
藍天之下,他們最“美”
時間:2019-08-21點擊量:575 單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賀雄雄 文章字符數: 2189 分享到:

陝北的秋天,天高雲淡,風輕雨綿,習習涼風吹散了暑夏的燥熱,仿佛空氣都變得柔和起來,最是一年中最美的景象。在這秋風颯爽的時節,在化工分公司聚氯乙烯二分廠基層一線,卻又有著另一番不一樣的“美”景。愛笑的老徐、認真的小薑、嚴肅的趙將……一個個忙碌的身影和專注的工作神情,在這藍天之下勾勒出一幅最“美”的畫卷。

愛笑的焊工老徐

焊工徐林今年已經50多了,是一名奮戰在化工一線的“老兵”。他個子瘦小,卻蘊含著巨大的能量。電石庫、乙炔發生裝置區……生產廠區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過他的足跡。每次碰到他,他總是從碩大的焊機後麵露出一個腦袋,對著你笑笑不說話,人雖靦腆,可手藝確實好,從他手裏焊出的焊縫都堪稱藝術品。他總是謙虛的說:“我這也就是這工作幹的時間長,沒什麽別的。”

中午12點30分,剛吃過午飯的他接到了一個緊急電話,“老徐,電石庫的破碎機振幅太大,導致破碎機上的焊縫裂開了,需要緊急處理。”

“收到,馬上處理。”說完,他立馬穿起了工裝準備出發。筆者發現老徐這工裝無論顏色、麵料還是款式結構都與自己的有些許差異,不禁問到:“老哥,你穿的這是什麽工裝啊,咋和其他人的工作不一樣?”他依然是咧著嘴笑笑,得意道,“這你可不知道了吧,這是公司為我們焊工專門發的焊工服,這焊工服麵料特殊,可以避免飛濺的焊渣灼傷身體,隔離高溫輻射,當然不一樣了。”

午後的電石庫悶熱異常,穿著嶄新焊工服的老徐查明原因後便蹲在破碎坑底開始焊接裂縫。一小會兒的功夫,汗水已經打濕了厚厚的工衣,滿臉的汗水使得他不得不停下來擦一擦汗才能繼續工作。半小時以後,破碎機裂縫終於焊接完畢。他直起腰長舒了一口氣。“老哥,你這衣服又髒的沒樣了!”筆者看著老徐身上汗水混著電石的衣服說道。老徐一臉笑容,“沒事,設備正常了就好。”老徐推起了焊機,在破碎機的轟鳴聲中悄然離開,留下一個最“美”的背影。

認真的安全員小薑

連續幾天,總有一個“紅帽帽”在生產廠區不停的轉悠,這兒翻翻,那兒轉轉。從一樓到五樓,從早上到下午,還不時的在筆記本上記著什麽……這就是新晉的安全員小薑。小薑全名薑波,今年33歲,人雖年輕,可工作經驗卻是相當豐富,從公用班長、公用技術員、合成技術員、安全管理專員每一步都走的極為踏實,這一切與他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是分不開的。

“我對聚合和乙炔的工藝還隻是了解個大概,詳細的流程走向還不是特別清楚,這次大檢修後,我正好有時間,可以好好學習一下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是中午13點,秋日的午後陽光雖不灼人,但天氣還是悶熱。薑波從聚合一樓至五樓穿梭了幾個來回以後,筆記本上就已經密密麻麻的記滿了東西。筆者看著汗流浹背,微微有些喘息的薑波不解的問道,“你是個安全員,又不是工藝員,這麽認真的學習各個工段的工藝有啥用?”他微微轉過身,一臉嚴肅,認真的說道,“作為一個合格安全員,首要掌握的就是全廠的工藝。隻有熟悉了解每一個指標,清楚掌握每一條管線的走向,才能在現場排查時發現每個潛在的隱患;才能在遇到問題時正確的風險分析,製定合理的安全措施;才能對現場崗位人員作出正確的引導和糾偏。”說完這番話,他抬手擦了擦汗,繼續邁步走向聚合罐區三樓,和崗位操作工小趙請教起了母液水回收利用的問題……在這個悶熱的午後,認真工作的小薑是那道最“美”的風景。

“大嗓門”監護人趙將

“劉喜枝,你的防護眼鏡咋又沒帶?”

“安全帶太低了,往高處掛。”

……

在空曠的荒野上,筆者隔老遠就聽見了“大嗓門”監護人趙將的呼喊聲。走進一看,原來是一個曬得黝黑的敦實小夥兒。隻見小夥兒正在對外委施工人員進行著糾偏,一張黑臉寫滿了嚴肅。

為了保證聚氯乙烯二分廠的供電穩定性,公司決定從熱電分公司至聚氯乙烯二分廠新增一條編號為化熱線3525的供電線路。新增供電線路全程約4.5千米,從5月2日開始施工,預計到8月下旬才能完工,主要在山坡、涵洞等野外進行作業。為了確保施工的安全,聚氯乙烯二分廠為供電線路改造工程配備了專門的監護人,而趙將從施工第一天就跟隨工程監護施工,至今3個多月的時間沒發生過一起安全事件。

說起這三個月的監護工作,“大嗓門”趙將一開口就打開了話匣子,“作為監護人,我倍感責任重大。焊接橋架須在野外動火,可這荒原野草叢生,極易引燃,給施工帶來了很大的難度。但除草、接火盆,防火毯、滅火器一應措施落實到位以後,問題也就迎刃而解。”趙將揚起他那張曬得黝黑的臉龐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你以前皮膚多白嫩啊,現在可黑多了。”筆者看著趙將笑道。

“陝北秋天太陽的紫外線很強,多曬曬,就擁有了夢寐以求的古銅色皮膚。”看著他一臉自信得微笑,跟著施工隊顧後跑前,聽著他的“大嗓門”不時的呼喊聲,看著他以前白淨的皮膚現在變得黝黑發亮,再和著滿臉豆大的汗珠,突然覺得,在這個荒原上他就是最“美”的勞動者。

在基層每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,總能看到一個個忙碌的身影。他們背上流著汗,臉上卻洋溢最美的笑容,他辛勤的戰鬥在生產的最前沿,不言苦、不言累。涼爽的秋日雖美,卻也比不過他們的“美”。

編輯:李建軍